河南快三推荐号|河南快三摇奖福彩开奖结果
您現在位置:河南廣文律師事務所 > 說案釋法 > 法律解讀 > 瀏覽文章

論破產程序中一般保證人的責任

發表時間:2019-3-4 6:48:21  瀏覽次數:0

  一、一般保證人先訴抗辯權的本質


  保證擔保的方式有一般保證和連帶責任保證。兩種保證責任的實質區別就在于,一般保證只對債務人無力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性的清償責任,而連帶責任保證則要獨立對債務人的全部債務承擔清償責任,這也是為什么一般保證往往也被稱為補充責任保證的原因。要想實現實體性責任的區別,需要相應的法律程序予以保障。為了使一般保證人能夠只對債務人無力清償的部分承擔補充清償責任,擔保法第十七條第二款規定:“一般保證的保證人在主合同糾紛未經審判或者仲裁,并就債務人財產依法強制執行仍不能履行債務前,對債權人可以拒絕承擔保證責任”。這便是一般保證人享有的先訴抗辯權。


  先訴抗辯權雖然是程序性的權利,但對一般保證人卻具有程序和實體兩方面的權利保障意義。從程序意義上講,就是通過清償順位先后的設定,確保保證人承擔責任的時間在債務人之后,即僅在主合同糾紛經審判或者仲裁,并就債務人財產依法強制執行后,一般保證人才承擔保證責任。從實體意義上講,就是在先訴抗辯程序的支持下,實現保證人清償在后時只承擔補充性的責任。這種補充責任機制的確立,是程序上的先訴抗辯必然導致的實體性結果,是隨先訴抗辯權而產生的,這也是保證人之所以要選擇一般保證而不是連帶責任擔保的根本原因。所以一般保證與連帶責任保證在責任方面的實質區別,不僅是其承擔保證責任的時間要晚于債務人,而在于通過清償時間差實現保證人僅在債務人還不清的債務范圍內承擔的補充責任。所以,先訴抗辯權的實質是要輔助實現一般保證的補充性責任,而清償時間順序的設定僅僅是其手段而已。


  在非破產程序中,由于債務人和保證人均未發生破產原因,至少理論上講兩者的清償能力或曰資產之和是足以清償全部債務的(否則債權人就可以提出對他們的破產申請),所以區分先訴抗辯權的程序意義和實體意義在實務中沒有實際意義。因為先訴的抗辯可以同時體現出該項權利的程序與實體作用,即兩者是在同一行為下同時完成的,并不分離。但由于先訴抗辯權的實體作用隱藏在程序作用的面紗之下,以至于有的人便根據其表象,僅承認先訴抗辯權的程序性作用,而完全忽視該權利隱藏在先訴程序后的對一般保證人重要的實體意義。還有的人甚至主張,先訴抗辯權在破產程序中被取消后,一般保證人與連帶責任保證人的責任就沒有任何區別,即不再承擔補充責任而要承擔連帶責任。筆者認為,這些觀點都是錯誤的,必須予以澄清,否則將會影響到破產法司法解釋的正確制定。


  先訴抗辯權帶來的一般保證人與連帶責任保證人的責任區別,也同樣是體現在程序與實體兩個方面,而且在實體方面的作用將延續至破產程序中。從程序上講,連帶責任保證人與債務人沒有清償順序的先后,債權人可以任意選擇向連帶責任保證人或債務人要求清償,還可以同時向連帶責任保證人與債務人要求清償。從實體上講,一般保證人在債權人向其追究保證責任時,仍可以主張實際僅承擔債務人清償后不足的部分。這本是一般性原理,不過在非破產程序中即使對此認識存在錯誤,往往也不一定會造成實際不利影響,但在破產程序中,這種認識錯誤就會影響到保證人的實體權利義務。


  二、一般保證人先訴抗辯權在破產程序中的處理


  在破產程序中,為體現出一般保證的設立本意,就需要對保證人的權利與義務尤其是先訴抗辯權,根據破產法的需要進行必要的調整。涉及的具體問題包括先訴抗辯權在什么情況下應當被取消;一般保證的責任數額如何計算;債權人什么情況下可以即時領受分配,什么情況下應當對分配額進行提存,等等。


  1.債務人破產時一般保證人的責任


  擔保法第十七條第三款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債務人破產案件,中止執行程序的”,保證人不得行使先訴抗辯權。因為此時債權人已不能通過對債務人財產的個別執行正常地先向債務人行使權利。據此,債權人便可以直接向一般保證人追償,這也是各國破產立法的慣例。在債務人破產且主債務已經正常到期(不是依據企業破產法第四十六條規定加速到期)的情況下,一般保證人與債務人在清償順序上不再有前后的區別,但在保證責任的范圍上仍應遵循補充責任的原則,為此要調整責任承擔的具體方法。由于債務人尚未向債權人完成破產清償,債權人無法確定保證人應承擔補充責任的具體范圍,故可以以保證債權的全額要求保證人預先承擔責任。如債權人先獲得債務人的破產清償,便根據清償結果相應調整保證人應承擔的保證數額。如債權人先從保證人處獲得清償,應當先行提存,待從債務人處獲償后,再確定保證人實際應承擔的補充責任數額,提存的余款返還保證人。


  2.一般保證人破產以及其與債務人同時破產時的責任處理


  對一般保證人破產時應否取消其先訴抗辯權,擔保法未作規定。有的學者主張,一般保證人進入破產程序,債權人仍應先向主債務人請求清償,應維持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還有的人認為,債權人如不能證明主債務人無力還債,則不能申報債權參加一般保證人的破產清償,這是以一般保證人負補充責任為理由來維持先訴抗辯權。但此時如繼續維持一般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債權人必須先向債務人求償(主債務已到期時),或待債務到期后先向債務人求償(主債務未到期時),然后再向保證人求償,可能待到其可以向保證人求償時,保證人的破產財產已分配完畢,這無異于變相免除保證責任。先訴抗辯權之設立,是為了在一般保證人承擔保證義務的前提下維護其合法權益,避免債權人在能夠向主債務人行使求償權利的情況下拒絕行使,使保證人的責任范圍不當擴大,是從屬于保證的一項自衛性權利。但在一般保證人破產而主債務尚未到期的情況下,債權人是不可能先向主債務人求償的,這時維持先訴抗辯權就會成為保證人逃避保證責任的手段。先訴之抗辯蛻變為免責之抗辯,就與先訴抗辯權乃至一般保證擔保設立之宗旨相違背了。因此,為實現保證擔保設置之本意,應當取消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


  在一般保證人與債務人同時進入破產程序的情況下,由于二人的破產程序在同時進行,如仍要求債權人遵循先向債務人追償,然后再以未受償的余額向保證人追償的清償順序,同樣可能出現向保證人追償時其破產財產已分配完畢,保證人實際被免除保證責任的不合理現象,所以一般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依理應予以取消。此外,擔保法規定,人民法院受理債務人破產案件的,保證人不得行使先訴抗辯權,債務人與保證人同時破產的情況自然也包括在內,故此時一般保證人的先訴抗辯權依法也應當取消。債權人可同時向二破產人申報債權求償。由于債權人無法確定主債務人能夠清償的數額,其向保證人申報破產債權時,以其承擔的保證債權總額為準,待債務人清償的數額確定后再相應調整對一般保證人的債權數額。


  在一般責任保證人破產時,其先訴抗辯權雖被取消,但在實體債務責任上仍應承擔補充責任,即僅負責清償債務人未能償還的部分。需要注意的是,保證人的補充責任應按破產債權數額而不是實際分配數額確定,否則便會不適當地擴大其責任范圍,使一般保證人的補充責任擴大變成連帶責任。例如,債權人的債權為10萬元,保證擔保的范圍為債務全額,債務人與保證人的破產分配比例均為50%。債權人分別以10萬元向二破產人預先申報債權后,先從保證人處獲得破產分配5萬元,予以提存,后又從債務人處獲得破產分配5萬元。這時雖債權人從二破產人處獲得的破產清償總額未超過原債權額,但保證人所作的清償卻超出了其應負的補充責任范圍。因為當債權人從債務人處獲得5萬元的破產清償后,其對一般保證人享有的保證破產債權便不再是原來的10萬元,而應根據債務人的實際清償情況相應核減為5萬元,即保證人僅應對債權人未從債務人處得到清償的5萬元債權承擔補充清償責任,依破產分配比例,實際清償額應為2.5萬元。在此案例中,債權人的10萬元債權額,從債務人和保證人的破產分配中,共應得到7.5萬元清償。而在保證人承擔連帶責任時,則不調減保證人的清償數額,僅在債權人從二破產人處所獲分配總額高于原債權額時再向保證人返還。這一原則也適用于一般保證人單獨破產時補充保證責任債權數額的確定。



上一篇: 自殺事件中侵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分析
下一篇:專家解讀《生產安全事故應急條例》
更多

關于廣文 - 專業設置 - 律師團隊 - 法律咨詢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06-2020 河南廣文律師事務所 All Rights Reserved.
豫ICP備16004658號  技術支持:飛度科技
  

河南快三推荐号 河南快3 福彩开奖10.10 云南快乐十分 能赚钱的9种男人 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 平特王日报彩图 微球体育比分 南国七星彩论坛图规 广东快乐10分助手软件下载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今天